【鋼城文苑】我和我的父母
發布日期:2019-07-15    作者:雷穎波    
0

  在成長的這條路上,有些人可能父母陪伴在側,而有些人沒有,但是即便是這樣,父母留給我的,卻需要我用一生來讀懂。

—題記

  疲憊的步伐,惺忪的眼珠,卻在這忙忙碌碌的氣息下顯得格外的動力十足,從我當了母親后,也更能體會到父親、母親這兩個詞的責任與意義,也更加能體會到父母的艱辛。

  父母開了一個小飯館,可以說老字號,時間遠超我的年齡,大學以前,我和弟弟一直跟隨著爺爺奶奶生活,甚至上學也是由姑姑輔導并且作為真正意義上的“監護人”存在的所以,大學以前,我真的不知道父母一天工作具體干些什么,我也從來不問甚至,十八年的時間,我沒有開口叫過爸爸媽媽這兩個詞。那個時候每逢過年、節假日,姑姑們都勸導我,有時也似乎開玩笑道“我家穎就不會叫爸爸媽媽”,但是即便是這樣,即便節假日的相處,我都已經成了一個跟屁蟲,也化解不開我心里的難為情,我暫且就稱為難為情吧。現在初為人母的我,到現在也不知道我當時是以什么樣的心態做到那樣固執的。但是我相信自己,肯定不是心狠,我知道是難為情尷尬不好意思。因為在我若有若無的記憶中,總記得一個片段,每次跟小朋友玩,遠遠的看見家門口停著爸爸媽媽的摩托車,我的心里是緊張而激動,但是我卻依然一直一直躲避著回家,雖然我很想親近,但是不知道什么東西一直籠罩著我,讓我沒有勇氣邁開愛的步伐。

  直到我大學放假回家,跟爸爸媽媽相處的時間長了,也或許是很多人也不再提及那個尷尬的話題,漸漸地,我敞開心扉,才開始叫了爸爸媽媽這個他們樂意聽到的名稱。

  那個時候,我每天早上六點半不到就自然醒,晚上十點多不到挨著枕頭就沉沉的睡過去了,沒有什么夢可做,也沒有什么夢境可以享受以前懵懂的自己從來不知道自己上學的學費家里的開支爺爺看病吃藥的那些經費是爸爸媽媽怎么賺來的,也從來沒有想過這個問題,也許在很久很久以前我把它視為“理所應當”,他們有責任給我們一切!也就是那個時候,我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了他們每天是怎樣的生活,是怎樣的勞碌三十多年了,他們每天比我們上學還要起得早,比我們晚上回家睡覺的時候還要晚。

  漸漸地,我常常跟媽媽發牢騷:“我腿都跑疼了,都跑細了!”可是我知道,我做的這些事父母每天的十分之一都不到,他們是怎樣熬過來的呢?三十年的時間,現在還在延續,一個中午一天一月一年,用盡所有力量去完成他們心中的那份責任與愛。爸爸看我累,總是讓我回家歇息,我也總是拒絕,是啊,錯過了那么多,還能再錯過了嗎?即便累到腿發軟,每天來來去去跑多少趟,我也很欣慰,我終于不再是那個不懂事的自己了。

  其實,生活就是這樣的,平平淡淡的,柴米油鹽醬醋茶就是生活,你就得為它奮斗,就是這樣的一輩子,只有你去努力奮斗并且持之以恒,才能給我們身邊的人留下最寶貴的財富。(設備管理中心  雷穎波)